童诗市场现在怎么样?新产品体系出现了!

2020-01-29 08:22
和记娱乐 来源:和记h88
原创

 

  近年的童诗图书市场,相当数量的品种表现不错。去年,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推出的“金波60年儿童诗”至今已加印6次,销售势头看好。中信出版社出版(活字文化策划)、北岛主编的《给孩子的诗》、果麦文化出品的“给孩子读诗”系列、新星出版社出版的金子美玲的《向着明亮那方》以及心喜阅出品的英国罗伯特·易斯·斯蒂文森的《一个孩子的诗园》等产品也表现亮眼,引起童诗出版小。此外,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的“世界金典儿童诗集”销量超过10万册,当当网读者评论近万条;我国著名诗人“林焕彰童诗绘本系列”出版3年多,销售25万册。2017年7月,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林焕彰的童诗集《我的童年在长大》,目前销量达5.6万册。今年,该社重点打造了“任溶溶给孩子的诗”(《怎么都快乐》《如果我是国王》2册)《金子美铃童诗经典》(3册)等。

  这其中,有市场需求作用下的爆品,也有积累多年的优质产品。不可否认的是,除了名家名篇,童诗出版领域也在出现新的产品形态及方式。这也是我们此次专题探讨的重点:到底什么样的童诗,能穿越时空,连接几代人,这样的作品具备什么特质,以及在当下的市场下,有哪些技术手段或者新的载体可以助推好的童诗焕发新的活力?

  据观察,从童诗出版门类看,名家合集、儿童诗绘本、经典诗歌集,且大多以纯文学的诗歌品类依然占主流地位。作家或编者本身的知名度、影响力,包括图书品相、营销手段在内的多种因素构成图书“腔调”,成为影响童诗最受被市场接受的因素。

  从销售层面看,童诗最具市场号召力的还是经典和名家。其中,以名家个人的童诗集和名家主编的童诗集最有市场号召力。作者本人的童诗审美积淀,或编选者的视野和眼光决定了一本诗集的品质及影响力。市场上,儿童诗集的同质化现象较为严重,如何在内容和形式上做出有特定审美眼光而不盲目跟风的诗集,是最关键也是最有难度的一点。

  从个案来看,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童诗图书取得了不错的市场业绩。除“世界金典儿童诗集”与“林焕彰童诗绘本系列”外,《杨唤童线万多册销量。诗歌的主题性上,该社出品了我国地区第一本科学童线月,该社又推出我国儿童文学泰斗林良的童诗集《蜗牛》,这是林良的78首经典童诗首次整理出版。2010年出版的“高洪波童诗绘本系列”与2014年出版的“彩虹桥名家散文诗系列”也在去年重新修订出版了新的版本。今年3月,该社携手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方卫平,历时1年多打造了童诗精选读本《童诗三百首》,上市3月多,印量逾10万册。目前,闽少社苦心经营近10年的“小太阳童诗馆”已有30余个儿童诗品种,且双效良好。

  不可否认的是,在热闹的童书出版领域,与小说、童话、绘本等相比,童诗是相对沉寂的一个出版门类。但随着儿童文学的进一步普及和童诗小热潮的出现,儿童诗不再局限于传统概念下的小众市场。这一方面在于一批有影响力的儿童诗诗人和热销童诗集的带动,让童诗在文学审美世界里的独特性被大众看到;另一方面在于家长对孩子的阅读有了更高层次的审美和更为多样化的需要。

  例如,浙少社推出的我国著名诗人林焕彰的童诗集《我的童年在长大》,自2017年出版以来,销量已突破5.6万册。“花婆婆”方素珍的童诗绘本《明天要远足》,作为常销品,目前销售已破10万册。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低幼读物出版中心主任透露,该社一直出版相对小众的诗歌系列作品,其中有畅销10载、销售近20万册的金波儿童诗集《让太阳长上翅膀》,有获得第10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的王立春的《梦之门》,还有被选入学校推荐书目的樊发稼主编的“百年百首优秀儿童诗”系列。

  值得关注的是,浙少社将《我的童年在长大》这首“非代表作”的题目作书名,给人以全新感觉。形式上,该社了精装本的设计思,以单色印刷、黑白插图、双封、26元的定价走亲民线,做出了童诗市场的差异化。书后的拉页设计也给读者带来了阅读惊喜。而该社除了重点打造“任溶溶给孩子的诗”(《怎么都快乐》《如果我是国王》2册)、《金子美铃童诗经典》(3册)等,接下去还将出版林焕彰的“猫家族的诗”绘本系列、《王宜振童诗精选》等。据该社相关负责人透露,“任溶溶给孩子的诗”策划过程中最大的突破在于以“全景呈现”的方式展现了作者在原创和翻译儿童诗方面的文学艺术贡献。尤其是集结了任溶溶100首原创儿童诗的《怎么都快乐》,用时间轴的概念和方式生动展现了其诗歌创作历程。

  基于市场分层需求,今年市场也涌现出“材质特殊”的新型童诗产品。比如,青豆书坊在近期推出了“诗歌训练营”,开发了时长10天的“给孩子的线上诗歌课”。从一个学习童诗的角度延伸到带孩子“玩”诗,让孩子写出自己的作品,可谓开拓了全新的童诗产品研发思。

  此外,未来童诗市场类型化的主题细分(如科学童诗、自然童诗等),更多名家的介入,童诗情境的创设(主题公园、、、号),更多社会力量的参与(图书馆、阅读推广人、教师、家长),新科技、新的介入等,都是值得关注的出版方向。

  童诗能够流传,需要更多载体配合,音乐或其他形式必不可少。尽管难度不小,不少出版机构并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在童诗的推广中,借助各大和新开展线上活动、创意营销是行之有效的方法。浙少社林焕彰的《我的童年在长大》能在2年时间6次加印至5.6万册,与《新京报书评周刊》2017年重阳节之际在公号上发表了对林焕彰的深度密不可分。而“任溶溶给孩子的诗”系列在六一前夕出版,除了传统的qq报道,“为你读诗”“祖庆说”等拥有10万+阅读量的、颇具号召力的号进行了连篇推广,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这套书的影响力和读者认可度。同时,读诗、仿写诗歌、为诗歌配插画等线下活动也提高了读者的参与度。如浙少社在各地学校、图书馆举办过多场“《明天要远足》童诗分享会”,而对于一些经典的有语言生长点的童诗,小学语文老师及阅读推广人自上而下的校园推广,也极大拓宽了童诗的普及面。金子美铃的诗歌同样在近年备受小学语文老师推崇,屡次出现在各种阅读推荐书单中。

  据我国和英童书总编辑周逸芬透露,该公司在童诗策划过程中,最有突破的地方在于结合了有声朗读与量身创作的好听儿歌,童诗与民乐的相遇,比如《永远的杨唤》找到金曲最佳儿童音乐作曲家陈中申,为文字配上旋律。周逸芬觉得,最困难的是童趣与专业的平衡。“目前我国的儿童合唱团都是利用课余时间。爱乐儿童合唱团的小朋友们平常也要上学,周末假日又要上许多才艺班。不过大家依然排除万难,在音乐质量上尽了全力。”据悉,和英童书花费近1年时间,筹办诗歌音乐会,引起众多家长好评。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自《林焕彰童诗绘本》出版后,邀请了当地知名主播,全书音频,读者买书后扫描二维码即可听到;《童诗三百首》出版后,闽少社举行了一系列跨界合作读诗会,如与福州当地的戏剧教育工作坊合作,让孩子用解放天性和入戏的方式进入诗歌的情境;将读诗会搬到福州近郊的网红度假区。

  苏少社即将出版的“金波晚安故事”系列,其中一本是诗歌集,书名为《一万朵花的合唱》,精选了30篇金波诗歌。据介绍,该社将朗读音频放在了苏少社的“小凤凰FM”平台上,虽然目前图书《一万朵花的合唱》还未上市,“小凤凰FM”上的音频试听已有不错点击量。

  近年备受市场追捧的金子美铃,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就开始流行。而金子美铃的诗作是在1918年的日本问世的。当年,日本儿童文学《赤鸟》曾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童谣运动,吸引了大批一流的作曲家踊跃为童谣配曲,很多有名的童诗在日本的流行也与此无不关系。

  旅日作家、日本出版文化史研究专家李长声在《向着明亮那方》的序言中曾提到,投身于“赤鸟”运动的诗人有北原白秋,负责《赤鸟》童谣栏,他基于童呗形式创作的童谣别开生面。还有艺术派诗人西条八十,是他发现并扶植了金子美铃,称之为“巨星”。

  2006年,金子美铃的诗集由新星出版社首度在国内引进出版。书名《向着明亮那方》是当时吴菲一个并不算太主流的译法,现在看来,也别有风味。据《向着明亮那方》责编姜淮透露,这本书初版时,圈内几乎还没有人关注“日本诗人”作品,一向“个性”的新星社开始小范围尝试童谣产品线,截至今年该书累计销售超过30万册,今年5月推出的纪念版《向着明亮那方》告别了此前低调的平装无插图低调风格,加入了著名插画师竹久梦二为金子美铃配的插图。尽管姜淮承认,这些诗歌作品最初出版时并非全然为孩子所做,更受“文青”青睐,但并不妨碍这本书以更亲和的姿态走近更多人,包括孩子。此外,诸如中国戏剧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理工大学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山东人民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等出版机构在近年都相继加入了金子美铃诗集这个“公版”资源的“争夺战”中。

  虽然目前读诗的群体早已不如上世纪80年代那样蔚为壮观,缩减成相对小众的圈层,但有些作品依然值得挖掘。 《向着明亮那方》包括今年该社全新推出的《日本童谣》——精选北原白秋、金子美铃、竹久梦二为代表诗人的百首日本经典童谣,“可能更受文青的欢迎”,但姜淮更希望亲子双方能近距离接触真正富有童心的作品。而近年醉心研究日本版画的他更是为《日本童谣》每首诗配了一幅经典版画。据记者了解,去年新星社还推出过《山羊之歌:中原中也诗选》。中原中是备受当今年轻人喜爱的、日本昭和诗坛耀眼的明星诗人,多部作品入选日本教科书。日本动画《文豪野犬》(讲述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文豪们使用异能力战斗的漫画作品)近年在中国人气飙升,使得这位一直在中国默默无闻的诗人也随之名声大噪。

  同样相中过金子美铃、中原中也的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从2015年关注儿童诗市场,结合该社文学名著的产品线,对于策划出版童诗产品,社里也有自己的定位:不跟风,不盲目把诗集做经典化包装。“给读者提供可以收藏并长期阅读的诗集。而不是不分类型,不分国籍,不分调性地做合集。”该社大众出版中心文学编辑室主任焦凌透露,目前他们主要出版的《金子美铃全集》《山羊之歌》都属全集系列,能让读者对诗人有系统化、纵深化的认知,并且作品都配有朗诵音频。“为质量需要一定投入,聘请优秀播音员朗诵,后期制作配乐,这些投入都不小。”

  童诗在我国一直是小众市场,早期以桂文亚主持的《民生报》为童诗出版重镇。最具代表性的儿童诗作者首推英年早逝的杨唤,他的童诗,总数不超过20首,却成为童诗创作的典范,甚多儿童诗作者,都以杨唤的创作形式来创作儿童诗。林良则是目前仍健在且具在海峡两岸都极具号召力的儿童诗作者。

  据我国知名童书出版机构和英童书总编辑周逸芬介绍,从的童诗出版门类看,名家合集更具市场性,有插画的童诗绘本即便在我国出版最繁华鼎盛时期,依然叫好不叫座。“除市场局限,更因童诗要翻译成优美的中文非常困难。”和英童书曾经推出过罗伯?佛洛斯特《雪晚林边歇马》、余光中《踢踢踏》、杨唤《永远的杨唤》,口碑极佳,但销量普通(因有质量支撑才不至滞销、尚能稳步前行)。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